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管家婆彩图 马报 >

《百家讲坛》收视笔记 五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10 08:23 点击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2-22展开全部从阎崇年被打、于丹受威胁之后,有关《百家讲坛》日薄西山的说法更加沸沸扬扬。日前,有不愿具名的央视科教频道的节目编导向媒体透露,今年《百家讲坛》的成绩变化明显,跌幅之大令人吃惊,“现在科教频道的24档节目中,《百家讲坛》在9、10月份的收视排名已经跌到了十名开外,最低的时候在第18位,已经处于中下游水平。

  有人说是《百家讲坛》的学术娱乐化导致了它收视率的下滑,也有人说一个节目从火爆到平淡根本就是电视节目的正常现象。那么,作为一个曾经风光火爆的《百家讲坛》,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它显出颓势?收视低了就面临“死掉”吗?国内同类电视节目的状况又如何?记者昨天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

  从《百家讲坛》火爆起来的时候开始,它的娱乐化和庸俗化倾向就被学界和部分观众所诟病,如今《百家讲坛》日落西山,学术娱乐化也成为“罪魁祸首”。

  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告诉记者,《百家讲坛》的优势在于借助了电视这种现代化传媒的力量,“它用通俗的语言普及传统文化,在观众中起到了很好的教化作用,这是普及传统文化的一条很好的路子。”而这个节目现在之所以显出颓势,和它学术娱乐化的倾向不无关系,“首先,《百家讲坛》的节目过分追求趣味性,讲传统文化时用词太过华丽甚至离谱,这样就会偏离传统文化的本色。其次,有些主讲人因为仓促上阵,讲得不太严谨。比如有一次于丹把孔子‘游于艺’中的‘艺’字解释成‘艺术’,这显然是错的,这个‘艺’应该是指‘六艺’。再比如于丹有一次讲‘孝’,说‘孝’产生于春秋战国,这个说法表明于丹没有分清楚‘孝行’和‘孝道’的概念。春秋战国时期,孔子、曾子把‘孝’理论化、系统化了,将‘孝行’上升到了‘孝道’。因此我们可以说‘孝道’是春秋战国时候产生的,如果说‘孝行’,其实在原始社会就有,‘孝行’是一个人的本能。第三,《百家讲坛》部分主讲人的作风不太能服众,这也导致了不少观众对节目的反感。作为一个学者,出行的时候如果需要交通管制,需要头戴钢盔的武警保护,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创立于2001年的央视《百家讲坛》,已经到了“七年之痒”。一开始《百家讲坛》收视率很低,2005年《百家讲坛》推出刘心武与纪连海后开始火爆,2006年易中天和于丹更是异常火爆,到了2007年,栏目大力推荐王立群、蒙曼等,但声势却明显弱了不少。到了2008年,后继无人的栏目只能让刘心武、易中天等老面孔“重出江湖”。但即使老面孔,也无法实现“救市”的梦想。

  对于这种情况,同样是做学者讲坛类节目的山东电视台《新杏坛》栏目制片人张立告诉记者,这“很正常”。在《新杏坛》筹办期间,张立就曾前往《百家讲坛》学习取经,对这个节目出现收视率下滑的现象,她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原因,“第一,任何一个电视栏目,都有一个从不温不火到广受关注,再到重归平淡这样一个过程。《百家讲坛》也无法脱离这个规律;第二,作为一种电视节目形态,《百家讲坛》的资源过于单一,除了于丹、易中天、刘心武这些人,《百家讲坛》在挖掘新的学术明星上后劲不足;第三,由于央视身份特殊,所以有很多有意思的题材都不能做,比如除了红色经典之外,据说1840年以后的东西都不让讲,他们的编导也很苦闷,因为古代有意思的东西差不多都讲完了。”

  张立表示,其实全国有不少类似于《百家讲坛》的节目,“北京台有《中华文明大讲堂》,上海纪实频道有《文化中国》,江苏城市频道有《万家灯火》,安徽某地面频道有《兴安大讲堂》。我最近同这些栏目的制片人交流,他们表达了和《百家讲坛》一样的困惑,就是如果有名的学者去讲,收视率就很高,但是没名气的人讲,就会很低。他们都在纷纷寻找突破之路。”

  张立告诉记者,《新杏坛》于2007年9月22日开播,开播伊始收视率也很低,“但是自从纪连海来讲齐文化之后,收视率就一路上升。此前已经播出的是纪连海讲齐国国君,上周纪连海又来济南录了齐国名相,相信收视率也一定会不错。”《百家讲坛》收视率的下滑也让张立早早开始思索如何才能突破文化类节目的困境,“思考很久之后,我们认为,核心的问题就是要突破一人讲课的形式,增加节目的交流和互动。”

  《百家讲坛》之所以引人关注,最重要的原因是其所处的央视这个大平台,阎崇年被掌掴后,一直自觉没有“话语权”的草根学者则开始“大显身手”———一位自称“青年学者韩江雪”的人在博客中贴出了自己主讲的《从靖康耻到风波亭———公元1111年-1141年中国历史大动荡》视频,以挑战《百家讲坛》。

  这段长达数小时的视频迅速引起广大网友的热议,九龙老牌图库印刷彩图,有人支持,也有人不以为然。日前,视频中的主讲人韩江雪在博客中解释了他这番做法的初衷。他称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给民间的思想表达寻找一条出路。

  有专家表示,从知名度、演讲水平、技术水平等各方面看,草根讲坛还是没法和《百家讲坛》相比。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则表示,网上的草根讲堂的确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自由表达的平台,但是难免鱼龙混杂,因此加强监管力度也很重要。

  与零星的草根讲堂不同,规模颇大的“网上大讲堂”则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今年5月底,新浪、搜狐、网易、TOM、千龙、中华、西祠胡同、和讯、奇虎和猫扑10大网站,联手推出了“网上大讲堂”。这个“讲堂”涵盖了很多社会热点问题。比如,当前股民人数增加很快,“网上大讲堂”就请资深股评人士谈一谈“全民炒股”的问题;最近几年收藏很受老百姓关注,“网上大讲堂”就请了收藏界人士来讲一讲古代瓷器的鉴别和收藏。相关人士表示,网上的这种可以鉴定主讲人身份的“讲坛”,既规避了欺骗性信息,又能让观众有实际收获,是一种值得大力发展的传播形式。

  不过,对于《百家讲坛》这样的文化类电视节目,不少人觉得虽然有问题,也应该保留。省城某高校一位姓周的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家讲坛》本来就应该是个高端的文化节目,不能因为收视率低了就撤,“荧屏上不能全是泛娱乐化的东西,纯文化的可以被挤压,但应该有自己的位置。”与周博士一样,在省城某出版社工作的杨编辑也表示,作为一档学术性文化节目,“《百家讲坛》的常态应该就是低收视率的。只不过当易中天、于丹这些明星人物出现的时候,《百家讲坛》才真正火爆起来。现在它又归于平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种现象。但是我相信,这个学术性文化栏目是不会轻易‘死掉’的。”

关闭窗口